资讯闽商观察

新加坡富豪大洗牌:闽籍兄弟屈居第二

发布时间:2022-09-22 阅读量:432

闽商杂志-闽商网讯(阿麦)作为安全的避风港,新加坡已然成为了一块“香饽饽”,顶级富豪和高端人才纷纷涌入新加坡。


汇丰银行发表的一份报告《The rise of Asian wealth》指出,在2021年,新加坡的百万富翁(净资产大于100万美金)占了新加坡成人的7.5%,而在8年后,也就是2030年,这个百分比会增长到13.4%。



而在福布斯近日发布的2022新加坡富豪榜中,华人占据大半,其中闽籍富豪黄志祥与黄志达兄弟以4亿美元的落差与冠军宝座失之交臂,位列第二。


富豪“出走”的首选地


现年71岁的迈瑞医疗董事长李西廷,以156亿美元的身家再次蝉联新加坡首富。


他创立的迈瑞医疗因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席卷而阔步向前,2022年上半年数据显示,迈瑞医疗营收同比增20.17%至153.56亿元,成为医疗企业板块“百亿俱乐部”中的一员。其中,生命信息与支持类产品是迈瑞医疗营收的主力军,可达67.72亿元,同比增长12.47%。


远东机构黄志祥与黄志达兄弟二人的财富在这一年逆势增长,身家增加7%至152亿美元,排名跃至第二。


作为年龄最大的上榜者,吴清亮已连续3年稳居福布斯新加坡富豪榜第三的位置,他掌控着日本漆控股(Nippon Paint),身家缩水三成至130亿美元。


面簿联合创办人萨维林(Eduardo Saverin)的身家下跌53.2%至96亿美元,排名也从去年的第二名下降到第四位。


城市发展执行主席郭令明财富增加了8亿美元至93亿美元,排名上升到第五。


值得关注的是,2019年和2020年的新加坡首富海底捞创始人张勇夫妇,今年仅位于第六,财富缩水113亿美元至77亿美元。财报数据显示,海底捞2022年上半年总收入167.64亿元,同比下降16.6%;净亏损2.67亿元,去年同期盈利9453万元,净利润减少约176%。


从新加坡富豪榜上亦可窥见,新加坡作为安全避风港的声誉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近几年来成为了不少企业家移居的首选。


据伦敦投资移民咨询公司Henley and Partners的统计,2022年全年,中国估计有1万名高净值人士寻求机会迁移到其他国家。其中打算在今年移民到新加坡的估计超过500人,这些中国富豪将会给新加坡带来总值33亿新币的财富。



而在今年的新加坡富豪榜上,也有来自中国的新移民,他们有的是在国内发财了然后移居新加坡,有的是在新加坡本地发迹。


居于榜首的李西廷是安徽宿州人,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目前已入籍新加坡。海底捞创始人张勇夫妇则是在海底捞上市前就举家移民到新加坡,并且国籍也已经改成了新加坡,在上市之后,张勇就将自己赚到的大量资产转移到了新加坡。


值得关注的是,榜单上的李小冬、叶刚、陈精业来自同一家企业,就是冬海集团,而且这三位富豪也都是新移民。李小冬是冬海集团创始人,来自中国天津,他从中国交通大学获得工程学位,后来又在美国史丹佛大学取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MBA),之后就与妻子移民新加坡。冬海集团的首席运营长叶刚和冬海集团的创办人之一陈精业有着相似的路线,那就是在上世纪90年代的青少年时期就通过新加坡政府吸引外国人才的奖学金计划前往新加坡念书,随后在当地创业起家。


排在榜单上第29位的钟声坚和第50位的史旭同样是新移民。钟声坚是仁恒置地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于1988年移居新加坡。史旭是纳峰科技执行主席,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从中国移民到新加坡。


除多数富豪选择移民新加坡外,2022年上半年在新加坡中国家族办公室的数量呈井喷式的增长,四年的时间里,新加坡的家族办公室就多了400多间,翻了16倍。据统计,在2022年,新加坡新成立的家族办公室中有44%是源自中国。


看来,新加坡开放的市场环境,以及宜居的环境、地处东南亚岛国核心位置、“避税天堂”等好处,就像一块磁铁一样,对富豪们有着很大的吸引力。


12位闽籍富豪榜上有名


新加坡富豪榜上向来不乏祖籍福建的富豪们。根据梳理,至少有12位闽籍富豪入选今年的50强。



在一众闽籍新加坡富豪中,来自房地产行业的黄志祥和黄志达兄弟拔得头筹,他们仅以4亿美元的差距,屈居2022年福布斯新加坡富豪榜第二位。


他们当前掌控的远东机构和信和集团是由其父亲黄廷方(又名黄廷芳)一手创办,彼时远东机构在新加坡房地产行业的地位,不亚于李嘉诚在中国香港的地位。


黄廷方祖籍福建莆田江口镇,于2010年去世。随后,黄志祥和黄志达兄弟二人就接手了父亲的房地产事业,大哥黄志祥掌舵信和集团,主要负责香港事务,弟弟黄志达执掌远东机构,负责新加坡业务。


实际上,在海底捞创始人张勇登上2019年福布斯新加坡首富位置之前,黄志祥与黄志达兄弟已蝉联9年首富。


郭令明、邱氏家族、黄祖耀、郭氏兄弟均进入榜单前十,分别排在第5、第8、第9、第10。


现年81岁的郭令明是丰隆集团主席,祖籍福建同安,也曾坐上新加坡首富宝座。他是新加坡丰隆集团创始人郭芳枫的长子,他的堂兄弟郭令灿是大马丰隆和香港丰隆集团的掌门人。


据悉,新加坡丰隆集团在全球拥有超过400亿新元的多元化优质资产,以及在全球六个证券市场挂牌上市,是世界跨国性的顶尖专业管理集团,其核心业务横跨亚太地区包括中国及中东、欧洲及北美,涉及范围包括房地产投资与开发、酒店业主及管理、金融服务、贸易与工业。


邱氏家族祖籍福建厦门海沧,是已故银行家邱德拔的后人。家族大部分的财富来自邱德拔对渣打银行的投资,邱德拔生前曾长年拿下新加坡首富席位。邱氏家族目前掌管良木园酒店集团,邱德拔的女儿邱美玉是良木园酒店集团的现任董事长。


黄祖耀在新加坡是公认的最资深也最有成就的金融巨子,荣获“新加坡杰出商人”称号。他已届93岁高龄,是福建省金门人,现为新加坡大华银行集团荣誉主席兼顾问,当前身价68亿美元。



创立于1935年的大华银行,是由黄祖耀父亲黄庆昌以及7位福建籍商人共同成立,并于1970年在新加坡上市,是新加坡第一家公开上市的银行。


郭氏兄弟这个家族在南洋已立三世,他们的祖籍是福建福州,20世纪上半叶郭氏家族远走他乡,并在印尼通过经营纺织赚得第一桶金,如今由郭良耿、郭良德、郭良平和郭良成四兄弟共同打理家族生意,身家58亿美元。


他们的家族企业是邦典置地集团,主要从事房地产和酒店产业,旗下在新加坡的资产包括丽思卡尔顿酒店(RitzCarlton)、 丽晶大酒店(Regent)、港丽酒店(Conrad Centennial) 及嘉佩乐酒店(Capella)。另外,他们家族还拥有零售业务和许多艺术藏品。


除了上述闽籍富豪,另有祖籍福州的郭孔丰(12位、39亿美元),祖籍莆田的林荣福(16位、25.5亿美元),祖籍福清的魏成辉(17位、25亿美元),祖籍南安的李氏家族(21位、22亿美元),祖籍泉州的黄鸿年(22位,20亿美元),祖籍泉州晋江的蔡天宝(28位,15亿美元),祖籍福建的林福星(34位、12亿美元)进入榜单。


科技新贵身价暴跌


富豪的持续涌入,既提振了新加坡的房地产行业,也推高了房价和租金。此外,该国从今年4月开始放松边境限制,这推动了国际游客数量的增加,酒店价格也随之飙升。


榜单很直观地反映了这一点。榜上,共有13位富豪从事房地产相关行业,其中包含了4位闽籍富豪。


房地产市场的复苏以及关于其持有房产的新消息让黄志祥与黄志达兄弟排名上升了四个位置来到第二,身家从去年的142亿美元增加到152亿美元。郭令明的财富与去年相比也增加了9.4%,从去年的85亿美元,增加到了93亿美元,排名连跳三级。郭氏兄弟和蔡天宝也受益于房地产重新复苏,身家和排名相较去年均有所上升。


就目前的数据而言,新加坡房产市场正在逆流而上。根据第一太平戴维斯(Savills)发布的报告,今年上半年,新加坡和纽约这两个城市的房租飙升了8.5%,在全球30个大城市中并列第一。


此外,酒店业的复苏也让M&L 酒店服务集团(M&L Hospitality)的甘烈明在时隔一年之后重归榜单。值得注意的是雷蛇(Razer)公司创始人陈民亮,他通过将公司私有化而获益颇丰。


虽然有半数上榜富豪的身家出现了增长,但这些增长远不敌大部分富豪身家的暴跌。


就拿今年的榜首李西廷来说,随着防疫进程的推进,迈瑞医疗产品的销售增长放缓,股价同样出现了下滑,李西廷的财富也应声而下,锐减了三分之一,好在依旧保住了首富的位置。


除了医疗行业,家装行业也受到了影响,吴清亮身家下跌三成至130亿美元。



但要说涨落幅度最大的行业,还属科技行业。


投资者对科技股的抛售使Meta联合创始人爱德华·萨维尔林(Eduardo Saverin)的身家减少了一半以上,至96亿美元,排名则下滑至第四位。


2009年成立的东南亚科技巨头冬海集团(Sea)市值最高时达2000亿美元,去年的股票可谓炙手可热。但一年的时间里,由于其电商部门的亏损不断增加,该公司的三位创始人李小冬、叶刚和陈精业的财富分别减少了70%以上,是按照百分比计算身家跌幅最多的上榜富豪。今年,冬海集团旗下子公司Shopee还因毁offer在网络上闹得沸沸扬扬,种种原因,这三位创始人的的身家如今各跌至42亿美元、28亿美元和7亿4500万美元,排在11位、13位和48位。


Grab联合创始人陈炳耀更是跌出榜单,这款超级应用的股价在持续亏损中大幅下跌,从而导致了他的身家缩水。今年落榜的还有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因为他后来搬到了迪拜。另一位是去年排在30位的张瑞安,他主要从事芯片行业,财富来源于乐鑫科技。


可见,不断上涨的通胀和全球科技股的暴跌仍然令大多数新加坡富豪受创,也导致该国前50名富豪的财富总额比一年前减少了逾20%,至1640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