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客志

闽商网微信公众号

从反派演员到餐饮大亨,丹尼·特雷霍如何一路逆袭?

发布时间:2019-09-29 阅读量:6538 来源:财富中文网  

2019年7月11日,丹尼·特雷霍在位于好莱坞的特雷霍玉米饼餐厅里。图片来源:Photograph by Joe Toreno for Fortune


关于丹尼·特雷霍的所有事情都让人出乎意料,连他成功的秘诀都与众不同。

“我碰上的好事都是因为帮助了别人。”75岁的特雷霍说。此刻他坐在旗下发展迅速的业务特雷霍酒吧好莱坞分店包厢里,身材惊人地结实,身高5英尺6英寸(约1.68米),全身黑衣,长长的黑发自然垂在银色十字项链旁。

他说话轻声细语,特别喜欢击掌庆祝,根本看不出人生完全可能走上不同的轨道。特雷霍出生在洛杉矶,父母都是美籍墨西哥人,青少年时期由于吸毒和抢劫,大部分时间都在出入加州监狱。坐牢期间,还有出狱之后,他精通了拳击技能(在加州圣昆廷监狱里会拳击很有用),25岁改邪归正,变成高产的个性演员,同时担任青少年毒品咨询师和励志演说家,发现对回馈社会充满热情。

2019年7月11日,丹尼·特雷霍在特雷霍玉米饼餐厅厨房里。图片来源:Photograph by Joe Toreno for Fortune

如今,洛杉矶的8家特雷霍玉米饼餐厅里都能够看到他那张饱经风霜的脸,食物也非常受欢迎。《洛杉矶时报》将彩虹花菜玉米饼列为2017年最受欢迎的十大菜之一;一到周末,餐厅里每天约有500位顾客;还有可能扩大业务,其中包括在加州之外开甜甜圈店。(最近他还推出了特雷霍啤酒屋,在洛杉矶地区出售营养食品和Total Wine酒水。)神奇的是,特雷霍还可以抽出时间演戏。他的从影生涯中共演过近300部影视剧,很快还要增加20多部,其中包括《弯刀》续集和8月即将上映的《爱探险的朵拉:消失的黄金城》。在《消失的黄金城》中,他为名叫布茨的猴子配音,特雷霍自豪地说,该角色“能够吸引到更多的新观众。”

7月初,《财富》杂志与特雷霍聊了聊他如何在餐饮领域变身大亨、在好莱坞的奇遇,以及如何从泥足深陷的小混混走上正路。

《财富》:感觉特雷霍玉米饼在洛杉矶很出名,其实才开了三年。你为什么进军餐饮业?

特雷霍:我妈妈就是一位擅长做美食的大厨。我12岁左右就说:“我们家应该开个餐馆。”但我爸爸就像墨西哥人阿奇·邦克(20世纪70年代美国电视剧《全家福》主角——译注)一样固执。“嘿,家里已经有厨房了!”(笑)七年前,我拍了一部低成本电影《坏蛋》,有个叫阿什·沙赫的制片人注意到我不喜欢垃圾食品。我吃东西很挑剔!合作几部电影之后,阿什说:“丹尼,你真应该开家餐馆。”然后他为特雷霍玉米饼制定了商业计划。我的团队说,“没有人让你先垫上5万美元,应该就是好主意!”餐厅开张后特别火爆。两年前我们开了一家甜甜圈店,每天下午两点前就售罄了。

安东尼·波登2017年在这里拍摄《未知之旅》时,对你家的玉米饼赞不绝口。当天感觉怎样?

非常棒。他开玩笑说:“你是墨西哥人,有花菜玉米饼吗?”他尝了之后很喜欢。晚上五六点总会看到很多家庭来吃饭。有次一位女士告诉我:“能够找到这里太感谢上帝了。”孩子们可以吃不含麸质的食物,妈妈可以吃素,爸爸可以吃牛肉!

特雷霍玉米饼提供无麸质食物和素食。图片来源:Photograph by Joe Toreno for Fortune


菜单上你最喜欢的食物是什么?

早餐我最喜欢玉米片加牛排,还有两个鸡蛋。

你最新转型当餐馆老板,是超现实职业生涯中的又一个转折点。你认为自己一直坚持的动力是什么?

我身边有好朋友帮忙。跟经纪人合作已经25年了。我在圣昆廷监狱拍电影的时候遇到了现在的助理马里奥,当时他还在坐牢。现在他跟我也15年了。

你是1985年乔·沃特主演的电影《暴走列车》中当拳击教练时被发现的。但一直到1995年,你在表弟罗伯特·罗德里格兹的电影《杀人三部曲》里扮演扔刀子的纳瓦贾,才开始扮演重要角色。听说你们直到电影开拍才知道彼此是亲戚,是真的么?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洛杉矶试镜,他说:“你让我想起高中时遇到的坏人。”我说:“我就是你高中里的坏人!”然后我们在墨西哥阿库那开拍。家人从圣安东尼奥来片场看我。叔叔鲁迪问我:“那是谁?”我说:“是导演罗伯特·罗德里格兹。”他向罗伯特吹了下口哨打招呼说:“嘿!来跟你二表哥丹尼问好!”我跟着说:“哈,表弟,给我加点戏份吧!”但他没有给我加戏。不过他告诉我:“丹尼,你的面部表演比大多数演员用对白还有表现力。”当时我光着上身,露出纹身,不少人找我要签名。罗伯特说:“他们以为你是明星。”我说:“你的意思是我不是明星?”当时没有什么人认识(男主角)安东尼奥·班德拉斯。他很安静,不像我那么闹腾。(笑)

特雷霍玉米饼和特雷霍咖啡连锁店出售的周边产品。两年前,特雷霍开过甜甜圈店,每天下午2点就售罄了。图片来源:Photograph by Joe Toreno for Fortune


后来罗伯特为你量身打造了平民英雄形象弯刀。弯刀这个人物是如何从《非常小特务》里的一个小角色发展到第二部,还有第三部电影主角的?

罗伯特把弯刀叔叔的角色加入《非常小特务》后,很快又(跟导演昆汀·塔伦蒂诺)拍了电影《刑房》,他们俩拍了个假的电影预告片。其中之一就是电影《弯刀》。首映式上每个人都说:“你一定要把那部片拍出来。”弯刀是墨西哥的第一个超级英雄。后来万圣节时我看到8岁的孩子打扮成弯刀,差点哭出来。

遇到过那么多演员,跟谁合作最让你有追星的冲动?

我们拍《盗火线》跟罗伯特·德尼罗合作的时候。后来罗伯特(罗德里格兹)不知怎么的又找到他拍了《弯刀》!我在片场看到他,他说:“好好好,就是你总给我打电话,嗯?”我当时只想说:“德尼罗先生,我帮您端杯咖啡过来好吗?”(笑)

你留给这个世界上最经典的角色有哪些?《绝命毒师》第二季里乌龟背上驮着你的头,让不少粉丝大为震惊。

《非常小特务》、《弯刀》、《王牌播音员》,还有《泡泡男孩》。我认识的墨西哥人都喜欢《黑帮悍将》。拍《绝命毒师》那会我记得经纪人说:“丹尼,你要当好莱坞第一了,因为你要骑着乌龟穿越沙漠。”我还以为他说的是动画片,难道真要骑一头超大的乌龟?“不不,其实只是你的头而已。”(笑)

你很多角色都有些下流,但你也演过一些严肃的电影,比如玛吉·吉伦哈尔主演的《雪莉宝贝》,讲述了一个吸毒成瘾有前科的母亲。你什么时候对自己说:“等等,我真会表演吗?”

我在西太平洋戒毒所当戒毒顾问。几年前,儿子吉尔伯特让我看了一部他写的以毒品为主题的电影,名字叫《儿子的心声》。有一场戏里,我要演崩溃哭泣。之前我在电影里从来没崩溃过。我以为自己像约翰·韦恩一样是个硬汉,但我儿子……他太聪明了。他让我回想他小时候,给我看了一张1985年的照片,当时他还是个小婴儿。然后,我一下忍不住哭了。我在父母的葬礼上都没有哭。

特雷霍的银十字项链和手表。图片来源:Photograph by Joe Toreno for Fortune


那一刻你对自己吃惊了吗?

特别震惊。我当时想,“哇,好吧,这肯定是在演戏。”

你儿子用了你叔叔吉尔伯特的名字,你说他在你十几岁时带你走上了犯罪道路。你还记得那段时间吗?

我父亲家里有11口人,吉尔伯特最小。他只比我大6岁。我没有兄弟姐妹,所以他就像我哥哥一样。不幸的是,他持械抢劫还有吸毒。我14岁时他就教我抢劫了。他给了我一把锯掉的猎枪,让我在镜子前练习。“把钱给我,臭娘们。给你一巴掌!”

算是你的第一份表演工作吧。

(笑)是的。我们搭伙抢劫了一家亚洲人开的杂货店,叫“远东市场”。当时有把左轮手枪,但必须用手握住,不然就会散架。我冲进去喊:“给我钱!给我钱!”那个女人从收银台里拿了8美元给我。我抓住钱,这时有个家伙从后面冲出来,拿着斧头还尖叫着,追着我们沿着连克新大道一直跑!

你现在对当初犯下的罪行有何感想?

我很后悔。我不是坏人,但也从不让任何人占便宜。在监狱里,要么当猎手,要么就是猎物。我和朋友库奇弄了个保护圈,可以保护圈里的孩子,还有在街上结婚的同性恋。我出狱后收到过当时被保护的孩子送来的卡片。他们的父母也来道谢。

你父母看到你成功了吗?

我妈妈看到了。我爸爸只看到我改邪归正,但没有看到我演戏。如果他看到会笑我的。不过即便我在《盗火线》里跟罗伯特·德尼罗合作之后,妈妈也只是说:“孩子,找个工作吧。”2008年,我拍了《年轻和骚动不安的一族》,她确实很高兴。她请了四个朋友一起看,他们都在激动地喊:“哦,天呐。”那一刻,我很成功。

这些年来,你拍了很多广告,产品从士力架到美国退休人员协会都有,现在你是勃起功能障碍产品Giddy的代言人。在你看来解决禁忌话题有什么吸引力?

我们生活的社会里什么都不说,高中不谈避孕套,也不介绍节育。我们绝对不会谈论勃起功能障碍,尤其是在拉美裔社区。但我认识的男性都经历过。我认为这就像我做的每一件事情,教人们阉割狗,警告孩子们应该了解的毒品知识,首先要表现得很酷。要有一张这样的脸才能够触动他们。其实不是“丹尼·特雷霍”这么说,而是《非常小特务》里的那个人,《盗火线》里的那个人,《杀人三部曲》里的那个人在说。人们会想,“好吧,听听这家伙要说什么。”(财富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