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客志

闽商网微信公众号

“云南白药之父”曲焕章后人曲罗云扎根福建:医药世家的曲折人生

发布时间:2019-05-23 阅读量:4186  

中华大地上中药瑰宝,林林总总,可“云南白药”可谓是一奇葩,说起它,就不得不提,它与福建的渊源。

福建前首富“陈发树”(新华都集团董事长、云南白药董事长)对云南白药可是“真爱”——去年,历时9年,耗资254亿,陈发树终于“上位”云南白药控股董事长。

收购云南白药股份时,陈发树曾如此说,“我几乎变卖或抵押了自己名下所有的资产”。

(图为:陈发树)

近日,云南白药混改迎来重大转折,今年4月底云南白药谋求整体上市的的方案已通过证监会的审核,公司宣布5月16日停牌直至现金选择权实施完毕。云南白药曾经市值高达千亿,目前市值为820多亿,整体上市后公司是否再迎千亿市值。

入局云南白药10年,陈发树的豪赌或许将迎来了“结果”,不过是输还是赢,还无法定论。

福建前首富钟爱云南白药,这中华瑰宝的创始人曲焕章唯一的儿子曲嘉瑞及后人与福建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上世纪八十年代,曲嘉瑞就携妻带子来福建三明生活、发展,福建省政府、三明市政府很是重视关心,支持他创办三明中药厂(后并入国营厂)。时任福建省省长陈明义还亲切接见过曲嘉瑞,临走时送他一张名片,说有事可以直接同他联系。

这位云南白药创始人曲焕章后人为何来到福建?在福建又研制了哪些曲氏白药?又经历了哪些曲折故事?

云南白药创立于1902年,创始人为“滇南名医”曲焕章。如今这味百年名药已家喻户晓、位列五大国家级保密处方之一,但其早期的发展经历颇具传奇色彩。

据记载,曲焕章3岁成了孤儿,9岁跟随马帮转寮越边境时,被一个叫姚洪钧的武当派道士收为徒弟,教他武艺并传授武当派十大名方。

后来,因师傅被人仇杀,他只好回到云南通海县,办起药房,开始了行医的生涯。他根据师傅传授的秘方,研制出“曲焕章万应百宝丹”治愈了无数跌打损伤患者,还研制出“结龙饮大补汤”,赢得了众乡亲的赞誉。一天傍晚,他被一伙土匪挟持到50多里远的一个深山小庙中,有人说,我大哥中了三枪,挨了七刀,你要想法治好,治不了连你一起埋葬。被扣在深山的曲焕章只好给妻子写信取药。药准时取回,此人活了下来。

被救的人叫吴学显,是广西、云南、贵州一带的土匪总头,后来成为云南省的大军阀。白药能治刀枪等痛血症,一时名声大震,蒋介石下令师以上校官,凡上阵的每人口袋中都必须备有此药。

在伤多于病的年代,云南伤骨神医曲焕章和他的白药被人们越传越神奇。将士出征,百姓行脚,都以能够随身携带一小瓶白药为最大安慰,比干粮还珍贵。

云南白药最早名为“万应百宝丹”,是曲焕章22岁时研制而成的独门特效治伤药。1916年,曲焕章将其改名为“曲焕章白药”,之后随着其神奇的疗效而声名鹊起。特别是在抗战时期,白药国内年销量达到40万瓶,造就了一时“神话”。

1938年,曲焕章因为不愿意向四大家族控制的药厂交出万应百宝丹的配方,被国民党特务迫害致死。

曲焕章的妻子在昆明继续生产万应百宝丹,以供中国将士抗日使用。抗战胜利后,为了表彰万应百宝丹对抗日战争所做出的贡献,蒋介石亲自题写“功效十全”的匾额赠予曲焕章大药房,以示嘉奖。

到了新中国成立后,1956年,曲焕章遗孀缪兰英将白药秘方献给云南省人民政府。后者在这个秘方的基础上,设立了云南白药厂,大量生产药品为全国人民服务。为了便于推广,将“万应百宝丹”改名为云南白药。

1984年8月,国家医药管理局将云南白药配方、工艺列入国家绝密。1993年云南白药改制上市,市值一度冲破千亿大关,成为传统中药股龙头。

在十多年后,2007年,福建前首富陈发树“看上”了云南白药,之后经过9年的恩怨纠缠,终于圆了他的云南白药梦。

曲嘉瑞是曲焕章和缪兰英唯一的儿子,1946年高中毕业后到香港读书,攻读有机化学和音乐。云南解放前夕,他母亲缪兰英佯装病重,电促其回昆明侍奉。解放后,他成为了昆明一药厂的副厂长、总工程师。

1984年,国家医药管理局将云南白药配方、工艺列入国家绝密。第二年,曲嘉瑞就携妇带子来到三明市办中药厂,从事曲氏传药的研制开发。1991年,他被三明制药厂许建山厂长慧眼识中,把中药厂并入国家大型制药企业——三明制药厂当上了高级技术顾问。

“重升百宝丹”是曲焕章大药房的要方之一。战争年代因治愈无数枪伤、刀伤等痛症、血症而几十年风靡不衰,身价百倍。当时,一盒重升百宝丹价值高达一两黄金。曲嘉瑞落户三明制药厂后,第一项任务就是对“重升百宝丹”秘方进行科学的改进,经过多年不懈的努力,在“重升百宝丹”的基础上,研制成功了(国家级新药)“痛血康(胶囊)”,(其配方属于国家机密配方,2018年5月,痛血康配方及制作技艺荣获“三明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称号。)

时任三明制药厂厂长许建山介绍说,“痛血康”与“重升(普通)百宝丹”相比,具有用量少、镇痛强、止血快、消炎好、外用内服通宜、对肠胃没有刺激的作用,经长期临床验证,痛血康有类似吗啡镇痛的疗效,而又无吗啡成瘾性的缺陷。

曲嘉瑞落户三明制药厂从事曲氏传药开发研制的第二项任务就是研制“健男春”。健男春的前身是“结龙饮大补汤”是曲焕章采集了人参、鹿茸、海马等名贵中药材,专门为“云南王”唐继尧配制的抗衰老药品,后来在民间也广为传用,效果神奇。但由于当时科学技术条件所限,只能煎服,又麻、又辣、又腥,难以入口。曲嘉瑞将“结龙饮大补汤”精炼成为胶囊改名为“健男春”被福建省卫生厅批准为医疗保健品,正式投放市场,产品一问市,就受到广大的用户青睐。

据曲嘉瑞后人介绍,曲嘉瑞来到三明后,这里瑰丽的自然景观和融洽的人际关系,给他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他心中保留着那一缕恢复祖业让优秀中药遗产发扬光大的信念,化为一股不可抑制的力量。他不仅把曲氏白药秘方毫不吝惜的交给工厂,而且自己全部精力投入到开发曲氏白药上。

当年福建省、三明市领导对曲嘉瑞的工作、生活也极为关切。时任福建省省长陈明义亲切接见过他,临走时送他一张名片,说有事可以直接同他联系。

随着时代的发展,中药并不像以前那么的受关注。

(图为:曲焕章第三代传人曲罗云,福建曲焕章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的创始人)

为了维护发扬曲焕章创制曲氏白药系列的独特功效和医德风范,维护曲氏先辈名扬海内外之声誉影响,2005年,第三代曲氏传人在三明成立了嘉瑞(三明)中医药研究所,2014年又在省会福州创办福建曲焕章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旨在进一步加快研发曲氏祖传系列良药,努力完成先辈未完成夙愿,将曲氏祖传的白药秘方不断的开发,奉献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