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客志

闽商网微信公众号

卖掉大名鼎鼎的土豆网,这位福州男创业动画电影,3年3部电影上映

发布时间:2018-04-23 阅读量:5891  

  你肯定不知道,一手创办土豆网的,竟是一位地地道道的福州人,他叫王微。2005年,当视频网站还只是概念时,土豆网作为最早一批的视频网站,收获了大量的口碑和粉丝,就在土豆几乎要成为第一家海外上市的视频公司,然而意外却出现了……

  2005年,32岁时,王微创立了全球最早上线的视频网站之一土豆网;

  37岁时,他先于竞争对手优酷提交IPO申请, 却在第二天因为前妻突然要求分割婚姻存续期间的财产而让上市横生变故。一个月后,优酷后来居上率先上市,从此一切改写。次年土豆虽艰难上市,却遭遇国内国外市场环境双重受挫;

  2012年,王微创业第七年,在资本意志的主导下,土豆与优酷合并,这让很多人大跌眼镜,39岁的王微宣布退出;

  2013年,40岁的王微向外界公开了自己的新旅程:追光动画。 这无疑是条迥异于土豆的道路。

  王微创立了最早的视频网站,和马云之辈一样,能有如此超前意识的人,其人生经历也注定不会平淡无奇。

  

  问题少年、学渣辍学后忽顿悟

  赴美刻苦学习,回国创办了土豆网

  1973年王微出生在福建福州一个医生家庭。 高中时期,因为成绩太差,毕业之后王微便辍学在家。无事可做的王微在福州街头喝酒、打架、闲逛,是个不折不扣的问题少年。

  忽然有一天,“憋坏”的王微很想离开中国,好在当时福建流行将孩子送出国见世面,父母省吃俭用将王微送到了美国。当时只认识26个英文字母的王微,很快便将《新概念英语》熟稔于心并顺利通过托福考试, 紧随其后便迫不及待地冲向大洋彼岸。

  到美国之后,一切发生了转变。王微一边打工一边高质量地完成了本科学业,并在1996年加入美国休斯卫星公司。但此时王微发现自己技术功底不够,他决定一边全职工作,一边继续上学。

  令人惊讶的是,到了美国之后,王微仿佛开挂了一样,仅用一年零三个月,便顺利拿下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计算机专业硕士学位, 曾经的差生摇身一变成为优等生。

  1999年,王微被休斯卫星公司总部派回北京分公司,负责亚太市场的新产品推出。或许王微骨子里就有不安定的基因,几年后他放弃了金领生活,选择自己创业。

  王微用自己工作期间的积蓄,在上海租下一套三居室,开始做土豆网。

  

  差一点在美国上市的土豆网

  却选择和优酷合并

  西方国家经常用“沙发土豆”,来比喻坐着或躺着看电视的人,这也是土豆网名称的由来。土豆网刚开始只有5个人,在土豆网发布前夜,还有一些BUG等待修复, 可是王微花了800块新闻通稿费不能退了,索性就在当晚上线了。

  土豆网推从2005年上线到2010年之间,前前后后共获得五轮融资,总金额达到1.35亿美元, 成为当时融资总量最大的中国视频网站。王微成功创办土豆网也掀起了中国互联网视频创业大潮,与其同时期出现的视频网站还有乐视、优酷、搜狐、酷6、六间房等。

  就在人们以为王微要带领土豆网一统视频网站江湖,成为行业老大的时候,情况却发生了变化。

  酝酿土豆网美国上市一直都在王微的计划之中,就在2010年准备赴美上市之际,却因为王微与妻子的离婚纠纷而被迫搁浅。王微前妻认为,土豆网的母公司注册于双方婚姻存续期间,其中有76%涉及夫妻共同财产。随后法庭冻结了部分股份进行保全,禁止转让。这场离婚风波给土豆上市致命一击,导致土豆网市值缩水超过20亿美元。

  与此同时,优酷抢占先机,2010年12月率先在美国上市。 虽然土豆也在8个月之后上市,但是那时美国资本市场的态度已经发生变化,土豆和优酷的差距也越来越大,最终在2012年8月被优酷收购。

  曾经,那个“每个人都是生活导演”的土豆,伴随视频网站得群雄逐鹿,也许卖掉土豆网,是当时王微的必然选择。他其实是一名真正的硅谷客,信奉科技改变生活,这也正是为什么他会从一手创办的土豆网离职的原因。

  

  王微将他的二次创业押注在动画上

  目标是打造中国版的皮克斯

  然而这一次的创业似乎并不轻松。在追光王微身兼数职,不仅是编剧和导演,还是出品人和CEO。

  美国的皮克斯动画工作室制作的高票房,高口碑电影大家并不陌生,从《玩具总动员》系列、《海底总动员》系列,《飞屋环游记》再到去年凭着口碑赢得了12亿票房的《寻梦环游记》。

  渐渐的大家意识到,动画电影不仅仅是拍给小孩看的。

  追光动画一开始的定位就是做家庭动画电影,这要求它覆盖足够广的观众群体,下到不知世事的孩子,上到阅历丰富的家长,每个年龄段都有各自的特点。

  作为一个致力于成为“中国版皮克斯”的动画电影公司,要在中国的现实环境中生存下去,王微会遇到一些两难的境地。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制作预算,第一部《小门神》的制作费用是7000万人民币,新上映的《阿唐奇遇》的制作费用则是8500万人民币。但是票房却不尽人意,《小门神》票房8000万差强人意,《阿唐奇遇》票房只有2400万元,惨淡而归。

  而在2018年清明期间上映的《猫与桃花源》,似乎也没有激起什么水花。明显被同期的《头号玩家》、《暴裂无声》所打败,甚至很多人并不知道这部电影。

  追光三年三部动画电影,皆得不到市场认可,这到底是追光动画的问题,还是中国动画整体环境的问题?

  “大家都说,做久以后就知道,电影是不可知的,尤其是大众电影。”在王微看来,当年周星驰《大话西游》的爆红就是一个成功的例子,在那么一个解构的时代,出现了这么一个作品,大家就一下子被击中了。“

  我以前也不太了解,因为做土豆网的时候从平台角度,我不用去想这些,想的都是观众点击量,算一算能卖广告、能收费吗,都是一些比较直接的东西。但是个体来说,大家都有自己的评判标准,到底观众是谁,这个时代又是一个怎样的时代。”

  他觉得能做出一部经得住时间考验、同时能打动人心的电影,远远比做一个公司要“难得多得多得多”。“公司呢,越做越简单,电影呢,是越做越丰富。土豆是一个平台,大家百花齐放,作品呢,就是一朵花,那花长什么样?它为什么长这样?给谁看?这个用的力量是完全不一样的。”

  

  身兼数职的文艺男青年

  比起王微的商业成就,艺术成就显然更引人注目

  许多人也许还不知道,王微除了是名典型理工男,还是位小有名气的文艺青年。王微爱旅行,在美国的时候就曾辞掉工作全美自驾游,也曾骑自行车从拉萨到加德满都。

  从土豆“退休”的那段时间,王微与某杂志签约写了一年的专栏, 每月一篇的频率没支撑到合同结束就让他有了“痛苦”的感觉,合约一到,他便果断停掉了。他也认识一些国内外知名的专栏作家,这些人往往能坚持每周一篇的频率,还能保证一片叫好。

  26岁以留美生涯为蓝本创作出小说《等待夏天》,发表在有“中国当代文学航母”之称的《收获》杂志上;2011年土豆网上市前夕,王微还忙里偷闲写了部话剧《大院》,在随后的公演中竟一票难求。

  王微对于内容创作之类的新鲜事物乐此不疲,而商业运营显然不合他的胃口。 他是工科毕业,也曾经投身科技公司,但基本上是一个被科技和创业耽误了艺术成就的文艺青年。

  但兴趣终究不是职业,在商界,他是被编程耽误的好作家,但在电影圈,先不要说宫崎骏那样的动画大师,就连忻钰坤这样的后起之秀,王微也略显颓势。而他梦想中的“皮克斯”貌似真的跟光一样,怎么也追不上。多少让人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