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商网微信公众号

纳斯达克通知瑞幸咖啡必须摘牌 陆正耀对此深感失望和遗憾

发布时间:2020-05-21 阅读量:2745  

一个多月前,瑞幸咖啡因自爆财务造假,而导致股价崩盘,一夜之间市值蒸发近50亿美元。

然而,这事儿还没完,就在5月15日,瑞幸咖啡又收到了纳斯达克最后的通牒。

瑞幸咖啡近期频频成为焦点,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纳斯达克要求退市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曾经,才成立18个月的瑞幸咖啡一举登上纳斯达克资本市场,创下了最快IPO纪录。好景不长,上市仅一年,瑞幸咖啡的高楼便坍塌了,收到了纳斯达克的退市通知。

5月19日,瑞幸咖啡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20年5月15日收到纳斯达克的书面通知,纳斯达克的上市资格人员已决定将公司的证券从纳斯达克退市。

根据瑞幸咖啡披露的公告,瑞幸咖啡被除牌的决定基于两个依据:一是根据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规则5101,瑞幸咖啡于4月2日披露的虚假交易引起了公众利益的关注;二是根据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规定5250,瑞幸咖啡在过去未能公开披露有效信息,并通过此前的商业模式进行了虚假交易。

据了解,如果瑞幸咖啡退市,那么除了被摘牌变成非上市公司以外,还可能会有着“处罚、集体诉讼”等要面临的境况。

此次瑞幸被纳斯达克强制退市,也许就是因为上个月的虚假交易事件。4月2日,瑞幸咖啡突然掷出了一个重磅炸弹:声称自查发现司首席运营官兼董事刘剑以及向他报告的几名员工从事了不当行为,包括伪造某些虚假交易,牵涉约22亿元交易额。为此,瑞幸咖啡还成立了特别委员会进行调查。

消息一出,美国多家律所向瑞幸发起了猛攻,控告瑞幸咖啡作出虚假和误导性陈述,违反美国证券法。5月12日,瑞幸咖啡表示,董事会终止了首席执行官钱治亚和首席运营官刘剑的职务,还要求他们从董事会辞职,并收到了辞呈。

值得一提的是,日前,纳斯达克交易所正式提出新的上市规则,这一规则也被指是应对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丑闻的后招。根据新的规则,“某些国家”的公司必须满足筹集2500万美元或至少达到上市后市值的四分之一的要求,才能在纳斯达克上市。纳斯达克表示:“如果一家公司的业务主要是在当地法规限制了美国监管机构调查的国家,那么美国投资者面临的风险就会加大。”

新出的规则或许会大幅增加中国企业在纳斯达克上市的难度,但资本市场是不会拒绝好的企业。

瑞幸拟要求举行听证会

在收到纳斯达克退市的通知后,瑞幸咖啡表示,计划就此决定要求举行听证会,在听证会结果发布前,将继续在纳斯达克上市。不能保证专家组会同意继续上市的要求。根据通知,听证会通常安排在提要听证会请求的30至45天后。

此举不免让人觉得瑞幸咖啡只是在垂死挣扎,从纳斯达克退市似乎已然成为瑞幸咖啡最终的宿命。中国黄金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万喆对此曾表示,瑞幸就是否摘牌的问题举行听证会,可能会在听证会上就纳斯达克的决定进行辩论,但是此举也有可能是瑞幸在为自己、为其中一部分的股东利益争取时间。

5月20日凌晨,董事长陆正耀发声明回应,他首先是就瑞幸咖啡这段日子造成的恶劣影响,再次向广大投资人、全体瑞幸员工和客户道歉,并表示“目前公司也已根据阶段性调查结果,第一时间处理相关责任人、重组董事会、更新管理层、积极进行整改”。

但同样,陆正耀对纳斯达克不等最终调查结果,就要求公司退市,深感“出人意料,也令人失望”。他在声明中称,自己创业二十年,一直在实业一线,风格可能激进,企业跑得太快,也导致很多问题,但绝不是以“概念做局”,欺骗投资人的人。“创业以来,我挣到的钱几乎全部投入到了实体企业中,质押瑞幸咖啡股票所得资金,也全部用于支持旗下各个企业的经营发展,没有用于个人挥霍,更没有转移资产,对此我愿意接受任何调查。”

现实确实很骨感,瑞幸咖啡这家市值曾接近130亿美元的企业,曾想要比肩星巴克的明星公司,在不到三年的时间有着过山车般的体验,从最高点到最低点,一切都发生得那么快。

陆正耀也表示,即便公司退市,面临的困难和压力必将继续加大,但不论怎样,也会倾尽全力维持门店运营,让瑞幸这个品牌能够走下去。

瑞幸还在不停奔跑

事实上,财务造假问题给瑞幸咖啡带来了一波又一波的麻烦。在5月15日,瑞幸咖啡开曼群岛注册的母公司及其旗下的4家香港公司还被14家境外投资者起诉。据媒体报道,开曼群岛和中国香港的法院下令冻结瑞幸咖啡资产,债券持有人提起诉讼,追回约1.557亿美元(约合11亿元人民币)损失。

陆正耀和钱治亚

瑞幸咖啡总部位于福建厦门,是由钱治亚创立于2017年11月,并于2018年1月试运营。在这两年的发展时间里,瑞幸咖啡以疯狂的烧钱模式闯入大众视野,一度被各界人士拿出讨论。但正如陆正耀所言,企业跑得太快,也会导致很多问题,今年就是瑞幸咖啡问题大爆发的一年。

尽管外界纷纷扰扰,瑞幸咖啡似乎并未受到此前财务造假的影响,2020年二季度还在加速开店。

截至5月12日,瑞幸咖啡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在中国的开店速度平均为每天10家,门店总数达到6912家,比去年同期开店速度还快。业内人士都表示,对于餐饮企业而言,一天开10家的速度实在是快。相对于一季度而言,瑞幸咖啡还算是放缓了速度,今年一季度瑞幸咖啡以每天20家的速度开店。

瑞幸咖啡公开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瑞幸咖啡直营门店数为4507家,成为中国最大的咖啡连锁品牌。也就是说,今年以来,瑞幸咖啡又新开了2405家店。这个数量真是令人咋舌。

或许是因为陆正耀坚信“瑞幸咖啡的商业模式和商业逻辑是成立的,瑞幸咖啡自运营以来每年的营收都在持续增长”,瑞幸咖啡才敢如此大胆行事。

事已至此,瑞幸咖啡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如果退市,势必要提升自我的造血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