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商网微信公众号

沽空机构称晋江浩沙内含价值已为零? 浩沙国际时隔9个月回应:毫无根据

发布时间:2019-04-10 阅读量:544  

闽商杂志-闽商网讯(陈丽媛)这是一场时隔九个月的隔空狙击,沽空机构Bonitas在2018年7月对晋江人施洪流创建的浩沙国际进行了一轮指控,称其“夸大收入及盈利能力,股权的内含价值为0”。受此影响,浩沙股价在沽空报告发布当天下午开盘之后再度出现跳水。

对此,浩沙国际予以回应:该指控毫无根据、虚假或误导。

沽空机构:浩沙内含价值为0

这件事情,还要追溯到去年的7月份。

2018年6月29日,浩沙国际股价毫无征兆地暴跌86.19%,为此浩沙国际紧急停牌,并于7月11日复牌。

但也就在这一天,沽空机构Bonitas发布做空报告,称浩沙国际构建了一个欺诈计划,夸大收入及盈利能力,从不知情的债权人和少数股东手里骗钱。

Bonitas估算,浩沙国际在2016年及2017年分别夸大营收6.85亿元及8.94亿元,即夸大盈利217%。同时还质疑浩沙国际负债累累,仅有少量现金,及实际业务规模小于其申报文件,因此Bonitas认为浩沙国际股权的内含价值为0。

换言之,Bonitas认为浩沙国际已经成为一空壳,不值一文。同时Bonitas还提出浩沙国际的资金都被施氏兄弟收入囊中,投资者基本上只能收回极少量现金。

沽空报告发布当天下午,浩沙国际股价应声下跌,在股价本就暴跌的困境下“雪上加霜”,涨幅一度缩小至个位数。时隔两天,浩沙国际股价又大跌20%。

浩沙国际:子虚乌有的指控

在Bonitas沽空报告发出之后,浩沙国际立马做出了澄清,称该指控并无依据、属不正确及误导。公司保留权利采取一切适当行动,包括展开法律诉讼,以保护其合法权益。澄清报告发布后,浩沙股价的波动幅度明显略有收敛。

澄清归澄清,沽空机构可不是三言两语好打发的。于是,浩沙国际2018年8月又发布公告表示,公司董事会决定对相关做空报告中的指控进行独立审查。

时隔九个月之后,浩沙国际再度发声,否认Bonitas刊发的报告中对该公司的所有指控,认为沽空机构的指控亳无根据、失实并存在误导成份。董事会保证,公司财务报告制度稳健。董事会认为,Bonitas对公司的经营业务模式及背景毫无专业理解。

浩沙国际也要求公司股东及潜在投资者谨慎看待报告及指控,且将保留采取所有合理行动的权利,包括展开法律诉讼,以保障其合法权益,免受于针对集团的任何毫无理据的指控损害。

同时,浩沙国际表示已成立由本公司全体独立非执行董事组成的特别委员会,预计今年6月底或之前完成调查。

成立于1983年的浩沙国际,是一家以香港为基地的运动健康产业集团。上世纪80年代,浩沙国际以健美裤打开市场大门,又靠泳装切入室内市场,1999年创始人施洪流在京成立了首家健身俱乐部。2011年,浩沙国际作为首家室内运动服饰企业在香港联交所上市。

浩沙国际创始人施洪流

浩沙国际旗下有纺织印染、品牌服装、健身服务三大板块,目前有浩沙和水立方两大品牌,在瑜伽健身服、泳装、运动内衣等细分市场牢居第一,是国内第一健身运动品牌。

自2008年起,浩沙国际连续成为室内运动服饰和健身服务行业唯一进入世界品牌实验室评测的中国500最具价值品牌榜的企业。目前,浩沙国际在全国近二十个城市运营着160多家健身房。

尽管如此,浩沙国际的盈利似乎并不是那么乐观,就现有的2017年年报显示,浩沙国际2017年净利24652.40万元,同比减少8.3%。2018年及2019年6月30日止6个月期间的中期业绩以及2018年度业绩的刊发则进一步延迟。

去年9月因未刊发财务业绩而自愿停牌的浩沙国际,看来还要继续停牌。

港股市场沽空密集

Bonitas是马修·维歇特(Matt Wiechert)旗下的一家沽空机构,马修·维歇特也是狙击港股数目最多的格劳克斯(Glaucus)前创始人。可以说,马修·维歇特对沽空驾轻就熟,而Bonitas也是港股市场上的狙击常客。

显而易见,港股市场由于涨跌幅没有限制,经常遭到沽空机构的袭击,而沽空机构对上市企业往往有着致命一击的杀伤力。目前,被沽空机构狙击得最为惨烈的应当是辉山乳业。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2012年至今,11家国际主流沽空机构,总共沽空了全球100家公司。其中,遭遇沽空的港股公司就有32家。

目前市场上比较知名的沽空机构包括Bonitas Research、Glaucus Research、浑水(Muddy Waters)、格劳克斯(Glaucus)、哥谭市(Gotham City Research)、香橼(Citron Research)和匿名分析(Anonymous ytics)等。

不得不说的是,沽空机构对在港上市的闽企也是频频出手。就比如2013年马修·维歇特带队狙击漳州企业青蛙王子,2017年浑水沽空南安人创办的敏华控股、F.G Alpha Management做空达利食品,2018年Bonitas朝恒安国际开了一枪、安踏体育、特步国际、361度等闽企也同样遭到了沽空。

沽空机构有着一贯的套路,通过做空上市企业,从中获得巨大利益,再拍拍屁股走人不管企业死活。沽空机构如此嚣张,难道就没有人管一管?这么年来,业界一直呼吁对沽空机构进行监管,沽空机构的所作所为也引起了香港市场监管部门的注意,香港市场也曾对一些传递“虚假及误导性”信息的沽空机构做出五年内禁入香港市场等判决或批评,可实质上的有效打击似乎还没有。

事实上,香港市场一直以来并无禁止沽空行为。存在即合理,既然沽空机构有其存在的价值和道理,那么当沽空机构与上市企业杠上的时候,上市企业若想给它“怼”回去,最重要的还需加强自身实力。

本文由闽商杂志-闽商观察原创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文:陈丽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