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商网微信公众号

兴业证券为何将长生生物董事长之子告上法庭?

发布时间:2018-08-07 阅读量:1512  

闽商杂志-闽商网讯(林仙平 陈桥榕)长生生物事件持续发酵,继续跌停之外,多家基金已经给予0元估值,兴业证券无奈之下,一纸诉状,将长生生物董事长高俊芳之子张洺豪告上法庭。

兴业证券为何将长生生物董事长之子告上法庭?

兴业证券状告张洺豪

8月6日,兴业证券公告,因质押式证券回购纠纷,将长生生物股东张洺豪及其配偶张湫岑起诉至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涉案金额达到6.3亿元。

目前,案件结果仍未披露。

张洺豪为长生生物董事长高俊芳之子,现任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副总经理,为长生生物第二大股东,持1.7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17.88%。

张洺豪曾多次向兴业证券质押其持有的股份。2017年5月17日,张洺豪质押7490万股;2018年7月23日,疫苗事件曝光之后,张洺豪又质押了7336万股。

兴业证券为何将长生生物董事长之子告上法庭?

7月24日,兴业证券公布称,张洺豪实际质押长生生物股份数为1.67亿股,质押涉及金额6.3亿元。

由于疫苗问题爆发后,长生生物遭到相关部门查处,其股票呈现一字跌停,张洺豪所质押股份市值缩水严重。历史数据显示,去年5月17日,长生生物收于17.07元,张洺豪所质押股份市值为12.79亿元;今年7月23日张洺豪补充质押时,长生生物收跌13.05元,张洺豪新增质押股份市值9.57亿元,上一笔质押市值缩水3.01亿元。

无法变现进退两难

7月23日,长生生物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深交所对长生生物大股东、董监高所持股份进行限售处理,这意味着兴业所持张洺豪、虞臣潘股份暂无法出售。

截止到8月6日,长生生物下跌-4.99%,收于每股7.80元,连续15个跌停。据此计算,张洺豪所质押的股份市值达到13.02亿元,相比质押时市值已经缩水9.34亿元。

但股价只是纸面财富,无法变现的财富就不是财富。这样,张洺豪质押在兴业证券的股权,买卖不得,这样可能给兴业证券带来巨大损失,甚至可能“颗粒无归”。

但张洺豪质押股票之后,套现的现金,显然不可能在一夜之间消失掉,要么是用于投资,要么是另有作用,6.3亿元的巨款,总有去处。

而投资者也可能向法院提起诉讼,由于上市公司隐瞒真相,导致投资者损失,也可适用证券虚假陈述民事赔偿制度。

为了保证自己的权益,兴业证券先将张洺豪告上法庭,提前锁定财产,显然是一个比较及时的止损方式。

长生生物0元估值

长生生物疫苗风波,当属最近一段时期内疫苗行业的黑天鹅事件。受此事件影响,在短时间内长生生物不仅遭遇多个跌停板,还被戴上ST的帽子。如今,随着退市规则的不断完善,预计长生生物的退市风险也在不断升温。

在长生生物假疫苗事件爆发之后,7月27日晚间,证监会颁布《关于修改的决定》(下称《退市意见》),且自2018年7月27日起施行。实际上,与今年3月份沪深证券交易所颁布的退市新规征求意见稿相比,此次新规还强调了“上市公司构成欺诈发行、重大信息披露违法或其他涉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生态安全、生产安全和公众健康安全等领域的重大违法行为的,证券交易所应当严格依法作出暂停、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的决定”。

兴业证券为何将长生生物董事长之子告上法庭?

证监会完善退市新规,被市场视做为ST长生强制退市的量身定做。

还有一点是,长生生物可能面临巨额赔偿,因为长生生物生产疫苗劣药,根据《侵权责任法》相关规定,应依法向受害者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而这个受害群体可能比较大,带来的赔偿有可能是一个天文数字,这样看来,长生生物的股票,可能一文不值。

8月1日,中信保诚基金最终给出了最低值,将“ST长生”的估值直接调整为0元。

之后,天弘基金公告称,对天弘中证医药100指数型发起式证券投资基金持有的股票“ST长生”按照0.00元进行估值。


闽商观察

人,需要有所敬畏

兴业证券期待通过法律程序,提前锁定张洺豪其他财产,来规避损失,显然是目前一个最具有实际意义的操作。

投资总是有风险,这是众所周知的,“欲戴王冠,必承其重”,要想赚钱,就得担风险。今天我们不探讨这个话题。

我们来聊聊长生生物的事儿。

兴业证券为何将长生生物董事长之子告上法庭?

在疫苗事件爆发之后,长生生物董事长高俊芳发家路径,被挖了个底朝天。然后连儿媳妇炫富,都被网友扒拉干净。

有钱了,享受不是问题;有财富了,炫耀也不是问题;欲望本身就是推动人类进步的重要力量。甚至连早期高俊芳相对低价获得了长生生物控制权,也不是大问题。

在特殊历史阶段,有一些灰色交易,总是正常的。就像财经作家吴晓波借用一位温州企业家所说的话一样:中国所有改革都是从违法开始的。这句话颇有意味,因为改革本身,就是对原来不合理的一些规则,做出改变,让它更适应规律和逻辑。

兴业证券为何将长生生物董事长之子告上法庭?

有问题的是,在控制长生生物之后,高俊芳不是在产品研发上、技术进步上做更多的追求,为社会进步做更多的担当,而是非常单纯的在追逐财富。

追逐财富也是没有问题。但如果立心不正,那么就很容易出问题。

显然,高俊芳立心不正。为了追逐财富,忘记商业底线、忽略道德底线、践踏法律底线,最终毁了自己,顺便连累一下自己的儿子。毁了自己没问题,连累儿子也没问题,因为她儿子的财富就是她带来的,这是罪有应得。关键是高俊芳已经接近毁了长生生物,连累了数万投资者,以及诸多投资机构。

兴业证券为何将长生生物董事长之子告上法庭?


俗话说,欲戴王冠,必承其重,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但这些高俊芳没有做到。如果她能够做到这些,那么她儿媳妇的炫富,不是问题;早期发家路径也不是问题;儿子的质押贷款更不是问题;因为没有做到,最终被一次性“清算”,甚至可能连累更多帮助过她的人,这是因果,也是轮回。

《人在江湖》里有一句台词,近年来颇为流行:“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人生在世,要有所敬畏。